导航
士姓导航
姓氏维客
Netor直通车
赞助商链接
相关纪念馆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相关族谱
  • 相关族谱
  • 士轲兴(计1代,入谱1人)
3684个姓氏
当前版本:网同宗祠 编订于2016/7/8 10:56:00
257字 评价:0
  士(shì)姓,中华姓氏之一,属罕见姓氏。
  士姓源流单一,源于祁姓,是杜氏的后代,属于以官名为姓。周宣王时大夫杜伯被杀,其子隰叔逃往晋国,被任命为士师(法官),他的儿子以官为姓,子孙称为士氏。隰叔的曾孙士会任晋国元帅。士会子士燮任晋中军副帅。士会先得到封邑随(今山西介休),后得范邑(今河南范县),所以其子孙后来分成士氏、范氏、随氏三支。
  2010年10月,台湾内务部门出版《台湾姓名探讨》一书,搜罗台湾稀有古怪姓氏,书中并整理了台湾不超过20人的姓氏与特殊关联姓氏。“士”姓为台湾罕见姓氏之一,在台湾仅仅2人。
  
士姓介绍信息修订
  • 士鹏举纪念馆
    士鹏举
  • 士威尔纪念馆
    士威尔
    2015年03月
    2510:11:41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士轲兴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 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 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士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5年03月
    2510:2:16
    河南省及周边地区的士…士轲兴
      河南省及周边地区的士姓修谱攥修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希望你联络你所知道的本家尽快提供你们的资料和人名,便于入编,顺祝商祺!士轲兴13903874851
    士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5年02月
    2212:27:43
    姓氏评论士轲兴
      士姓族谱编辑工作已近尾声,希望士姓族人和我联系QQ1513351251
    士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5年02月
    2211:48:22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士轲兴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 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 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士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5年02月
    2211:47:58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士轲兴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 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 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士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士shi
姓氏最新讨论
  • □访客:讨论(2016/4/6 17:02:34)

维客与宗祠

姓氏操作面板

姓介绍修订史

谱概况修订史

万家姓的说明

姓氏联络
相关留言
  • 姓氏经典留言
  • □士轲兴: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2015/3/25 10:11:42)
  •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 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 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 □士轲兴:河南省及周边地区的士…(2015/3/25 10:02:16)
  • 河南省及周边地区的士姓修谱攥修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希望你联络你所知道的本家尽快提供你们的资料和人名,便于入编,顺祝商祺!士轲兴13903874851
  • □士轲兴:姓氏评论(2015/2/22 12:27:43)
  • 士姓族谱编辑工作已近尾声,希望士姓族人和我联系QQ1513351251
  • □士轲兴: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2015/2/22 11:48:22)
  •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 □士轲兴: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2015/2/22 11:47:59)
  • 盖闻子孙贤而族大,兄弟和则宗兴。所谓大且兴者,非但户口浩繁,土田殷厚,必能光宗耀祖,显亲扬名。凤凰谐五世其昌,驷马壮重门之色。族众恰恰,紫气东来;兄弟怡怡,满院春光。克勤克俭,或耕或读;克己克礼,或医或儒。培植作百年之际,宗族联三党之欢。紫荆树下,花萼楼中,不复知阋墙为何事也。此余之所望于同族,不得不苦口婆心,谆谆告诫者哉也。
      查吾族,自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迁居于项。当时始祖,伯仲二人,士文、士武。文入仕居官岭南,武居山西介休,望断绵山之地也。士武后裔,遇荒年,离家走米脂。有盖壶之父在李姓人家做长工,处甚好。生盖壶,人俊秀,与主家女生情,视不规、结仇家,为李自成所追杀。所生二子,龙、虎二人,风餐露宿,逃至项邑南鄙之地清净坡,蓬荜蓝缕,安家谋生。而后绳绳继继、瓜瓞绵绵。虽代不乏人,各有负郭之田,逐渐添丁,亦不过灰线草蛇而已。仅闻躬耕陇田,不见乔梓题名。只游泮水之芹,莫折曲江之杏。屈指算来,四百载矣。
      不肖兴生于民国四十二年,即中华人共和国建国初期。而今甲子春秋,六十初度矣。获祖宗培植,父母养训,终成吾身,然运交华盖,命途多舛。儿时、几于死一步之遥,多亏廷选族叔妙手回春。少时、家贫、得病辍学(脑膜炎),护林拾粪两载,日工三分半,充生产队马童三年,当小小“弼马温”,在东泥河放马游荡。其间随廷选族叔学仰脸读。少长,为大队企业效劳,即南北奔走,浮于商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而今业未成、名未就,已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徒增马齿耳。盖非‘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岂能望幸存焉?幸邀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微生于万一。当此时,回思始祖以来,历世绵远,宗派失传。所以,后之子孙,分门别户,不知远近,命名赠号,多重祖讳,甚有蔑族毁宗、渎伦辱亲者,由来久矣。不肖兴思之深痛之切;恨之急,叹之长。哀吾族,人丁本不兴望,人虽姓士而入仕者鲜矣。高祖以前,湮远莫考;高祖以后,亦不能尽悉。其支派,亦不能拣择;其贤愚,亦历历可数也。不得已,只从近支近门者,甚有道听途说者,一一而详著之,汇成一轶,留之后世。俾自之子孙有脉可寻,有迹可查;有祖可尊,有宗可敬。共相敦伦,和睦相处。交夫相继,一门课见联芳之庆;并萃一世,阖家犹来盛族之称。凡我族人庶乎。可以如愿矣!今当族谱付诸枣梨之际,临书涕怜,不知所言、、、慎感余才疏学浅,未有余力而学文,恐有不当之处,烦请批注。
      癸巳白露前六日、五世孙轲兴(避讳克星二字谓也)沐手拜序
       公历2013年8月26日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关于NETOR | 招聘信息 | 联系邮箱 | 策略联盟
Copyright (C)2000-2017 Netor.com.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Netor网同纪念 热线:400-088-0131 微博:关注Netor纪念
京ICP证010319号 殡协会员CFA-036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4235号